X

国际海事信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微博

随时随地获取更多资讯和服务

让我们成为您身边的海事信息专家

  首页 >> 拆船公约 >> 正文

香港公约之争

作者: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01日    浏览量:3535   字体大小:  A+   A- 

         十月末,巴塞尔公约缔约成员于哥伦比亚卡塔赫纳市(Cartagena de Indias)开会,对于国际海事组织所提的香港公约是否应提供与巴塞尔公约同一等级的船舶回收控制与执行事件上未能达成共识。这时环境无害船舶回收公约的支持者遭遇的一次严重挫败。会后,两公约的支持者展开激烈辩论,双方对批准香港公约及继续使用巴塞尔公约的最后决议存在不同解读。
        在会议中以观察员身分出席的非政府组织(NGOs)巴塞尔行动网(Basel Action Network)及拆船业公民监督联盟(Ship Breaking Platform)寻求巴赛尔公约的继续有效,他们解读会议决议是站在支持的立场,然而IMO则视之为打在香港公约上的一道绿色曙光。双方对于是否同步施行两公约也没有共识。Ship Breaking Platform的资深老兵Ingvild Jenssen表示:“两公约有截然不同的目标,所以必须同时存在。”香港公约中一个很大的疑虑在于,它只局限于回收动作的授权,而不管进口或出口;然而巴塞尔公约如其全名所示,是专门“针对有害废料的跨国移动及其后续处理”。
        IMO海洋污染防治及船舶回收领导人Nikos Mikelis认为:“根据巴塞尔公约规定,若一艘利比里亚籍(此为举例)船舶从一欧洲港口出发想到中国进行回收,那欧洲将被迫滞留该船,因为巴塞尔公约不允许出口废料。然而,若船旗国与回收国都是香港公约的缔约成员,船舶因回收而离境并不违规。同时执行这两公约将会变成一场官僚恶梦。”
        尽管Jenssen声称这是假设船舶持有巴塞尔公约所列的危害物质,Mikelis依然表示此议题直接命中巴赛尔公约的最大弱点——“出口国”无法定义,到底指的是港口国还是船旗国?这就是为何巴赛尔公约在船舶尚无法实施的原因。理解巴赛尔公约中的(船舶)“出口国”是一个需要被填补的漏洞。
        两份公约来回间造成相当大的挫败,而解决方案似乎需要一份详尽的研究报告比较两者间相似与相异之处,以及该如何分配执行两公约的特定区域。举例来说,香港公约指出对寿命终止的船舶做预先清理(pre-cleaning)过于危险——拆卸后的船舶是不适合航行的,必须被拖到回收工厂。但一家英国的危害物质清单(IHMs)供货商Lucion Environmental的总经理Patrick Morton表示,预先清理是可以某种程度的进行而保留船舶足够的完整性。
        至于香港公约没有禁止的沙滩拆船 (beaching),Mikelis指出其经济上不实用:全世界回收量的三分之二都是使用这个方法。取而代之,香港公约致力于发展预防措施,数年来于造船厂的耐心耕耘已展露成果。他说:“我在孟加拉国遇到很多年轻造船厂的拥有者,他们对于在自己船厂使用国际规范非常感兴趣。”
 

来源:上海海事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