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国际海事信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微博

随时随地获取更多资讯和服务

让我们成为您身边的海事信息专家

  首页 >> 经贸 >> 正文

如果特朗普工业政策看重钢铁 更多中美贸易摩擦在所难免?

作者:   发布时间:2016-12-05    浏览量:966   字体大小:  A+   A- 

如果特朗普工业政策看重钢铁 更多中美贸易摩擦在所难免?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特朗普上台以后,中美钢铁产业有可能摩擦出“更多火花”。

英国《金融时报》认为,特朗普将美国钢铁业置于其工业政策的核心地位。他承诺将大兴基建。而钢铁正是基建领域的关键用材。

就在今年6月,特朗普在一家位于宾夕法尼亚州西部的废铝处理工厂(前身是一家钢铁厂)发表演讲时承诺,一旦当选总统,将给美国钢铁厂一个“光明的未来”:

加固美国损坏的桥梁的将是美国的钢铁,让摩天大楼耸入云霄的将是美国的钢铁。我们将让美国生产的钢铁重新成为国家的“脊椎”。

美国钢铁业则在推动让特朗普团队采取更严厉的贸易保护措施。据路透,美国钢铁产业协会(AISI)11月23日曾称,自从特朗普当选总统以来,他们一直在与特朗普的过渡团队接触,寻求特朗普政府采取更严厉的贸易防御措施,希望有贸易限制。不过,他们并未透露沟通内容及参与者。

今年以来,美国钢铁行业协会向中方的制造商和经销商提起了行业申诉,以期禁止中国的钢铁通过“不正当竞争”进入美国市场。

特朗普内阁的立场尚不确定

美国钢铁产业协会(AISI)称,特朗普的顾问Dan DiMicco是钢铁产业的坚定拥护者。而此人正是特朗普政府中美国贸易代表职位的主要竞争者,他在个人博客里将美国工业的衰退归罪于贸易伙伴的欺骗行为,尤其是中国。

去年夏天Dan DiMicco在自己的博客上写道:“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说特朗普的贸易政策会引发‘贸易战’,但她没有意识到我们已经处于贸易战中了。特朗普显然明白这一点,他会努力终结中国的‘重商主义贸易战’!一场针对我们进行了近20年的战争!”

本周三被提名为商务部长的Wilbur Ross近日则表示,特朗普对中国和墨西哥输美产品征收防御性关税的威胁仅是美方谈判的一部分。

Wilbur Ross之前曾说,自己热衷鼓励国际贸易往来,但是任何贸易协定都需要精心设计结构,确保其利于美国,并称缩减贸易赤字并不意味着将对所有中国商品征收45%的关税。他曾涉足钢铁生意。

不过,Ross在福克斯财经频道(FBN)的专访中也曾表示,必要时美国将会课征关税:“对于倾销者而言,将会祭出惩罚性的特别关税。”

前世界贸易组织(WTO)总干事帕斯卡·拉米2日在财新峰会上表示,预计特朗普上台后贸易政策将软化立场。特朗普可能会对中国钢铁业等使用一些反倾销措施,但这些都是要在WTO的规则下开展,也许会有一些激进的措施,但空间不大。

如果真的发生贸易战……

如果特朗普政府果真发起对华贸易战,按照《金融时报》的分析,特朗普可以采取四大措施:

1)最容易实施的就是放松监管。行政部门设置和实施联邦监管规则,如果特朗普需要立法来达到目的,他可以期望得到来自众议院控制的国会的支持。

2)削减钢铁企业税收。按照Steven Mnuchin的说法,这也是特朗普政府的头号任务。这个政策也很有可能赢得国会的支持。

3)正如特朗普此前承诺的,对美国基建设施投资一万亿美元。Jefferies预计,假设美国基建投资每年增加1000亿美元,美国钢铁消费就会相应增加6%。

4)可能也是最重要的一条:阻止海外低价钢材进口,特别是中国。

不过,上述措施也并非灵丹妙药,其中的一些面临国内阻力。

减税虽然有益,但钢铁业的直接受益是有限的,因为他们通常需要支付的税费并不高。今年以来,AK钢铁和美国钢铁没有产生任何企业所得税。

而对于基建支出增加,则需要立法。国会共和党领袖们此前已明确表示,他们会反对这样一个需要大幅增加额外政府开支的计划。虽然特朗普竞选团队说大部分投资资金将来自私人部门,但经济学家们质疑私人老板们究竟愿意拿出多少钱。

特朗普的观点也大大偏离了共和党传统的自由贸易立场。纽约时报说,自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总统之后,共和党和民主党政府一直都不大愿意对抗有可能在补贴或倾销出口产品的国家,要么是因为证据不太确凿,要么因为存在破坏外交关系或战略关系的风险。

虽然特朗普威胁要对来自中国的所有进口货物征收45%的关税。但后来他避免谈及细节,而且他也没多大权力可以这么做。法律允许他只能在最长150天的时间里,对所有进口货物征收最高15%的关税,除非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其他法律规定,他只能对目标商品征收关税。

市场观点

法国兴业银行认为,假若美国发起贸易战,可能实施的措施可能包括以大规模且形势严峻的国际收支逆差为由提高进口关税,或采取诸如进口配额、进口许可证等数量限制措施,也有可能这两种措施同时施行。

汇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经济学家王然(Julia Wang)认为,中美全面贸易战不大可能发生。而更多艰难的双边谈判仍将继续。双方在双边贸易领域上的更多合作仍有空间。比如,美国可以将希望中国削减重工业产品补贴的需求维系在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上。

《金融时报》援引德意志银行分析师Jorge Beristain的观点称:“特朗普表达了他将如何争取拉动美国钢铁业的就业。对于市场而言,大选就是一个重新评估该行业看法的信号。”

特朗普获胜之后,纽柯公司(Nucor)、美国钢铁(United States Steel)和AK钢铁(AK Steel)这三家全美最大钢铁制造商股价分别上涨了24%、61%、64%。三家公司也是美国钢铁产业协会旗下成员。

来源:华尔街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