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国际海事信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微博

随时随地获取更多资讯和服务

让我们成为您身边的海事信息专家

  首页 >> 邮轮市场 >> 正文

“全球第四”邮轮母港的下一站——上海邮轮经济调查(上)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1-09 浏览量:416

上海吴淞口国际邮轮港已成为国际邮轮停靠的重要港口

  除了浦东机场,上海出入境人次最多的口岸在哪里?过去这个答案显然是虹桥机场。如今,上海的“第二大旅检口岸”已经从空港向海港转移。2016年,上海宝山吴淞口国际邮轮港口岸全年接待出入境人员近380万人次,超过了虹桥机场。

  近年来上海邮轮经济的发展有目共睹。速度和规模突飞猛进,是其前期发展的鲜明特征,而在我国经济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的当下,上海邮轮经济如何顺应大势,迈出转型升级的下一步?

  闯出来的新兴产业

  10年前,宝山吴淞口码头还是一个货运码头,岸上的钢渣堆场,起风时尘土飞扬,下雨时就成了一片烂泥地。

  2008年开始建设,2011年邮轮港开港,当年接待出入境游客2万人次。到了2016年底,游客人次从2万突飞猛进到280多万;邮轮旅游从新奇的舶来品,变成了走进千家万户的旅游产品。吴淞国际邮轮港已经成为规模亚太第一、全球第四的邮轮母港,邮轮经济也成为上海近年来增长速度最快、对区域经济发展影响最大的新兴产业之一。

  邮轮经济从欧美向亚洲东移是大趋势,但很少有人能预料到它在上海能取得这样的市场成功。

  看似偶然,实则必然——中国经济增长、居民收入增长、出境游人数连年创新高是发展的机遇;同时又坐拥交通便利的深水良港,背靠长三角的“黄金市场”。

  而抓住机遇、趁势而上,那一股子闯劲,同样是邮轮经济在上海开花结果的关键因素。

  上海邮轮经济有今天的发展,离不开市场的力量,摸着石头过河,是其发展的鲜明特征。上海邮轮产业先从北外滩起步,但因为地理条件的原因,在实践中,发展重心转向了吴淞口;在吴淞口,宝山区政府与上海长江轮船公司合资成立邮轮港公司,政府给予周边基础设施配套支持,港口建设和运营则充分依靠企业,尤其是吸引外资邮轮企业集聚,一开始就以国际化的标准和开放的模式推动产业发展。

  面对快速壮大的中国邮轮市场,各方利益诉求不一,竞争日趋激烈。但在上海,邮轮产业既鼓励竞争,更倡导在共同利益下开展合作。亚太邮轮大会连续在沪举办,全球各大邮轮相关企业云集,共同为上海邮轮经济发展出谋划策;借助上海国产豪华邮轮建造项目,邮轮产业上中下游企业合作发起投资基金,形成利益共同体。

  “上海邮轮经济发展过程中,政府和市场两只手各司其职,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政府则在配套设施和服务保障方面全力以赴。培育经济新动力,就需要这样的方式。”产业经济学家指出,无论下一步邮轮经济怎样转型升级,这条路径必须坚持。

  “全球第四”后的冷静思考

  3年前,眼看市场增速远超当初预期,吴淞口国际邮轮港开启了二期扩建工程,追加投资10亿元,分别新建两个大型邮轮泊位和客运大楼。今年二期开港后,将形成四船同靠、年接靠国际邮轮800至1000艘次的运营能力。

  就在全新的码头即将亮相之际,邮轮港经营管理者还在忙着另一件大事——船票试点,去年12月起,邮轮船票将在皇家加勒比邮轮上率先推出。“如今我们在船票试点等领域上花的精力,并不比扩建码头等工作少。”吴淞口国际邮轮港公司董事长王友农说。

  邮轮港经营者介绍,近年来,随着市场井喷,最先感受到的是硬件不足,源源不断的新船加入吴淞口母港,船要进出、人要上下,所以基础设施扩建必须尽快跟上;但逐渐发现,相比硬件投入,更重要的是理念和模式。“如果一味追求规模和速度,低价低质的恶性循环就会出现,发展就会失去根基。”

  高速发展后,相比前两年,邮轮旅客数量增速有所放缓,一方面是游客对产品和服务要求更高,另一方面市场秩序、配套服务等环节也需要按照发展不断提升管理水平,尤其是提升邮轮经济的发展质量,已成当务之急。

  “经过这几年的快速增长,我们一直来不及做更多的建设,一直在忙于如何增加供应量,满足需求爆发式的增长,我认为现在速度慢一点,正好给了我们调整、思考的机会。”全球最大邮轮经营企业嘉年华集团中国区主席陈然峰表示。

  他认为,上海邮轮产业可以对标迈阿密等全球领先的邮轮母港,着力研究产品和服务能否做得更好,相关政策能不能跟上,邮轮目的地建设可否创新,邮轮文化怎样宣传,航线、岸上游等方面是否能够改进提升。

  “船票制度试点就是我们慢下来,提高发展质量的一个切口。”吴淞口国际邮轮港经营管理者介绍,前期国内旅行社包船的模式极大地推动了邮轮经济规模快速提升,但完全依赖这种模式,就会带来权责不清、恶性价格竞争等弊端。目前,在交通部授权、上海市交通委牵头下,吴淞口国际邮轮港在国内率先试点船票制,突破一系列原有政策障碍,旨在维护邮轮运输各方的合法权益,为邮轮市场提供质量提升的一个样板。

  从“线性增长”到“乘数增长”

  最近,吴淞口码头后的腹地——宝山工业园里入驻了两家企业,中船集艾、中船瓦锡兰,它们以合资的形式,都是第一次进入中国的豪华邮轮建造的供应商企业。

  2016年,在中船集团、中投公司、宝山区政府、美国嘉年华集团、意大利芬坎蒂尼集团和英国劳氏船级社六方合作推进国产豪华邮轮制造的背景下,上海中船国际邮轮产业园在宝山工业园区挂牌。

  “芬坎蒂尼向上海公开了其2000多家供应商的名单,200多家核心供应商将跟着芬坎蒂尼一同来上海,从无到有形成年产值10亿美元规模的配套产业。”上海市宝山工业园区管理委员会主任雷曙光介绍。

  规划有着良好的前景,但相比数年间一跃而起的邮轮旅游消费,邮轮制造业将是漫长工程。首批国产豪华邮轮交付需要约六年,即便是建一个供应商体系,也需要白手起家,逐步培育,期间需要投入的成本更是高得惊人。

  然而对提升上海邮轮经济发展质量来说,从邮轮旅游业的下游,向邮轮制造业的上游延伸,却是势在必行之举。

  “直观地看,豪华邮轮已经是大众消费,中国的市场承载量巨大,未来中国市场需要超过100艘的豪华邮轮,它带来的工业价值量非常大。”中船集团总经理吴强表示,豪华邮轮同时又属于造船业皇冠上的明珠,依托邮轮市场优势发展邮轮制造业,能带动制造业转型升级、迈向高端。

  而从产业经济角度观察,发展邮轮制造,也能为邮轮母港服务。邮轮经济研究专家介绍,母港不仅仅是豪华邮轮的游客始发港,不光是有港口和乘客,还要有能让船离不开的“特别之处”。

  上海邮轮经济的前十年发展,是线性的增长,它基本上是单纯的旅游业,产值、利润、税收都来自游客的消费;邮轮旅游还有一些在岸上的衍生品,如餐饮、住宿等等,也是来自游客的消费。

  放眼世界的邮轮母港,一般都有“一技之长”,比如有的母港有建造、维修豪华邮轮能力,有的母港船供体系发达。正是因为这些邮轮母港的多样功能,即便当地旅游市场有所波动,豪华邮轮还是会“以港为家”;而当市场需求旺盛时,邮轮的制造、维修、船供等产业与旅游业相辅相成,邮轮经济发展便能从“线性增长”发展到“乘数增长”。

来源:解放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