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国际海事信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微博

随时随地获取更多资讯和服务

让我们成为您身边的海事信息专家

  首页 >> 市场述评 >> 正文

宁南山:中美贸易战的一些走向和推演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8-21 浏览量:180

  7月6日,中美340亿美元的商品互相加征关税,中美贸易战就这样开始了。

  实际上,美欧、美加、美墨贸易战早在6月份就已经开始。美国从6月1日开始正式对欧盟、加拿大和墨西哥的钢铝产品分别征收25%和10%的关税。6月5日,墨西哥正式宣布对来自美国的某些种类钢材、猪肉、农产品和威士忌征收15%-25%的关税,清单涉及接近30亿美元商品。欧盟对美国钢铝产品出口总价值为64亿欧元,从6月22日起,欧盟对自美国进口的价值28亿欧元的产品加征关税,对剩余36亿欧元加征关税将在日后实施。

  加拿大于7月1日对约126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征收报复性关税。这是加拿大自二战以来最猛烈的贸易报复行动。

  这样,墨西哥30亿美元+欧盟28亿欧元+加拿大126亿美元,总共约189亿美元,这个规模和中美贸易战是没法比的。所以中美贸易战还是贸易战主战场。

  此时此刻,美国打的贸易战是340亿+189亿=529亿美元,中国是340亿美元。其他如土耳其,印度,俄罗斯也在征收美国商品关税,只不过金额不高。当然,特朗普威胁要对所有欧盟出口的汽车征收20%的关税,欧洲目前最关心的也是这件事。2017年,欧盟向美国出口了374亿欧元(436亿美元)的汽车,另外还有价值62亿欧元的汽车是通过其他渠道进入美国,也就是500亿美元的规模。不过按照种种迹象,欧洲可能会妥协。

  中美贸易战对中国的最坏影响是什么

  早在2017年1月,美国就恐吓说要打贸易战,当时国内的兴业证券和美国投行摩根士丹利都对贸易战的损失做了测算。

  摩根士丹利的测算:假设美国对中国商品全部征收15%、30%、45%三种税率,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将分别下降21%、46%、72%;中国的总出口将下降4%、8%、13%。

  兴业证券的测算也类似:假设美国对中国全部商品征收15%、30%、45%三种税率,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将会分别下降21%,46.5%,72%;对出口整体的拖累效应分别为3.9%,8.6%,13.3%。

  兴业证券进一步推算,如果美国对中国全部出口商品征收30%的税率,考虑间接影响,贸易战对中国GDP的影响是-0.64%;对中国工业增加值的影响是-1.39%;对中国就业人数的影响是-0.55%。

  同一时期,中金公司进行了推算:假如美国对中国所有商品全面征收5%的关税,将直接影响中国GDP增速至少0.07个百分点。

  这是一年多以前的推算。最新的推算是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金融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马骏牵头进行的研究,在充分考虑对相关行业的第二轮、第三轮影响的情况下,500亿美元贸易战会让中国经济增速放缓0.2个百分点。[1]

  综合不同时期不同机构对中美贸易战对中国经济影响做的三种不同的测算:

  中美全面征收关税,30%的税率,GDP下滑0.64%;

  中美全面征收关税,5%的税率,GDP下滑至少0.07%;

  中美对5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25%的税率,GDP增速下滑0.2%。

  另外,招商证券,华创证券,摩根大通的推算与上述结果差不多。

  关于贸易战对世界经济的影响,2018年6月摩根大通推算了三种场景:

  第一种是美国将所有进口商品关税提高10个百分点,其他国家不实施报复,全球GDP增速未来1-2年间将下滑约0.2个百分点。

  第二种情景是,美国对所有进口商品关税提高10个百分点,美国关税打击的国家也将美国商品关税提高10个百分点,全球GDP增长将下降约0.4个百分点。

  第三种最坏的情景是,全球整体将关税提高10个百分点,也就是全球贸易战的情况,这将导致未来两年全球GDP增长至少下降1.4个百分点。当然这不太可能发生。

  中美贸易战对美国经济影响会有多大?

  2018年5月,标准普尔的测算结果是:美国向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税25%,中国进行对等反击,那么美国经济增速将下滑0.1%;如果中美相互对1500亿美元商品征税25%,那么美国经济增速将下滑0.6%。

  总之,中美所有的专业机构基本上都认为,即使在中国出口美国商品被全部征收关税的情况下,再考虑间接影响,对两国的经济增速的影响最坏也在1%以内。

  知道了中美贸易战的极限伤害值,我们心里大体就有底了。2017年,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6.62万亿元,出口为15.33万亿元。同年我国居民还花了13.37万亿元买了16.94亿平米的商品房,当然这13.37万亿大部分来自住房贷款。也就是说,消费已经是我国经济发展的主要拉动因素。

  中美贸易战的最坏后果会出现吗

  所谓的最坏结果,是各个机构估计的,美国对中国所有出口美国的全部商品征收高额关税。但是目前的情况表明,这种事情不会发生。

  第一是关税豁免。

  美国人在7月6日开征340亿美元商品的时候,同时通过USTR(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布了一条消息,暴露了他们的动机,那就是让美国企业可以提出申请,对中国出口到美国的产品进行关税豁免,豁免期为一年。[2]

  USTR判定的方法有三个:(1)“该产品是否在中国之外有可替代的货源”;(2)“关税是否会严重损害提出申请的美国企业或美国的利益”;(3)“该产品是否对中国的相关工业计划有重要的战略意义——比如‘中国制造2025’”。

  也就是说,即使是对这340亿美元,也并不是全部征收25%的关税,会有很多企业提出进口关税豁免,这个申请是以产品为维度的,如果某种产品有企业提出要豁免进口关税,那么这家企业申请成功之后,其他企业无需申请,进口这项中国产品也可以豁免进口关税。

  第二是税率下降。

  美国人在7月6日征收340亿美元商品关税,在这之后大概两个星期,也会开始对剩下的160亿美元商品征收25%的关税。另外由于中国已经宣布对这500亿美元商品进行对等报复,因此美国人7月10日宣布了对中国2000亿美元出口美国的商品的加征关税清单。而美国这一波宣布征收的关税税率,不像第一波一样是25%,而是10%。从第一个500亿美元的25%+豁免补丁,下降到第二波2000亿美元的10%,可见美国人也是有意识控制的。这也显示中国体量的巨大对美国造成的反威胁。

  按照上面兴业证券和摩根士丹利的推算,在中国出口美国商品被全部征收30%关税的情况下,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为0.64个百分点。而目前实际的走向,大大低于各个机构的最坏情况估计。

 

  为什么美国人要控制贸易战规模

  从美国人的角度来讲,跟中国博弈其实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因为中国的体量太大,而且和美国经济交织很深,如果下手很轻,中国没啥感觉,如果下手很重,自己又会被大大波及。

  美国认为,它的市场经济体制无法与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进行竞争

  2017年我国出口金额最多的企业,是郑州富士康,金额高达281亿美元。因为郑州目前是全球最大的苹果手机生产基地,2017年郑州生产了1.04亿台手机,几乎占了苹果公司全球销量的将近一半。郑州的崛起得益于当年深圳的“腾笼换鸟”,取代深圳成为富士康最大的生产基地。

  郑州市富士康让手机成为河南省最大的出口产品,和苹果手机紧密捆绑。苹果公司是美国市值最高的企业,其2017年11月10日的市值高达8980亿美元,遥遥领先美国的各种互联网企业、金融机构和能源公司。苹果的各种电子设备,可以说基本是在中国生产的。那么美国是否要对中国出口美国的苹果产品征税呢? 如果征税25%,那么成本必然会转嫁到苹果身上,苹果会面临抉择,如果通过涨价来抵消成本上升,那么必然会导致丧失部分现有的市场份额、让给三星和华为,如果不涨价,必然导致利润下降,等于征中国税却打到苹果身上。

  苹果能不能搬厂

  苹果能不能搬厂?当然可以搬,但是这是耗费很大时间和成本的艰巨任务。中国制造是经过长期的积累而成的,你要搬的不是年产1000万手机的工厂,而是数亿台电子设备的产能。

  苹果搬厂是耗费很大时间和成本的艰巨任务

  (1)、搬迁是需要巨额投资的。分析两个简单的数字:2016年3月鸿海发布一个公告称:将实施对鸿富锦精密电子(郑州)有限公司15亿美元的投资计划,用于手机领域的投资。据公告显示,到2016年3月,富士康累计对大陆的实际投资金额超过67亿美元。由此可了解,要建设新手机工厂,尤其是具备中国这样的天量产能,投资是数十亿美元的规模,试问,富士康会立即投入这么大去搬迁工厂,只为了苹果分担关税成本,并且让自己在中国的天量资产就此被闲置浪费吗?

  (2)、跨国投资建厂的时间单位是年,不是月。且不考虑富士康为苹果承担投资成本的意愿问题。即使富士康对投资建新工厂有100%的配合度,投资建立新工厂是需要时间周期的。首先要选址,选在哪个国家、哪个城市,需要了解当地的土地、水电、基础设施、税收、法律法规等必要的投资环境,同时还要和当地政府协调报批招工、外资投资程序等问题,这个时间通常要一两年。

  以富士康美国工厂为例子。2017年7月2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富士康集团总裁郭台铭在白宫宣布,富士康计划在威斯康星州建设一家新工厂。2018年6月28日,特朗普和郭台铭正式在威斯康星州开工奠基,特朗普吹捧富士康美国工厂是世界第八大奇迹。仅仅从正式宣布到建厂奠基要费一年的时间,而在2017年7月,正式宣布之前的接触、考察和各种商谈至少也要一年以上,要有两年的时间,工厂才能进入建设期。以郑州富士康为例。富士康2010年在郑州投资建厂,一年后才建好并开始生产,投产后还要花费时间进行量产爬坡。当年富士康为了在郑州建厂,从深圳富士康调集了大批生产线管理、品质和工艺管控的熟练工人、班组长和工程师到郑州支援,这还导致不少不愿调动的深圳富士康的员工离职。经过了几年的时间,苹果才逐渐将手机产能大部分移置到郑州,成为全球iPhone主要生产基地。如果要跨国搬迁建厂,那么很难把大量中国工厂的员工和工程师调集到新工厂支援和指导,因此建厂生产会更缺乏合格的管理、品质和工艺人才,导致量产优良率和产能爬坡期时间更长。

  在持续数年的搬迁时间中,苹果如果被征收关税,无疑会持续加大各方面损失和成本;通过涨价对冲损失,那么其份额将被华为、三星等高端手机蚕食。这几年苹果手机在中国市场的份额已经受到中国国产手机的竞争不断下滑。

  (3)、苹果跨国搬迁是否值得。苹果之所以选择中国作为主要生产基地,是因为中国在各方面是最佳投资选择,就好比NBA的全明星球员,你把工厂搬迁了,相当于全明星球员被普通球员(越南?印度?)替代,而普通球员的能力显然是不如全明星的。

  显然搬迁之后,无疑会在生产效率,政府支持,基础设施,员工素质(受教育水平、罢工、管理服从度),供应链响应,社会治安和稳定等各个环节损失利润。印度的各种罢工和生产效率先不谈,越南2012年的骚乱就是例子,当时大量台资和大陆投资工厂被砸。富士康在越南生产一部分可以,全部搬到越南就要考虑投资环境的风险。

  另外是供应链问题。苹果2018年的全球200大供应商的778家工厂,有356家在中国大陆。即使富士康耗费巨资搬厂,那么供应链的几百家工厂呢?它们不可能全部跟随苹果搬迁,因为这些厂家的客户不只有苹果,还有三星、华为、小米、OPPO、 VIVO等全球主要手机厂家作为客户。即使代工厂搬迁了,他们直接出口到搬迁目的国就好了。若苹果独自远离全球主要供应链,将增加自己的成本、降低生产效率,是对竞争力的极大伤害。为什么这么说?消费电子产品的竞争激烈性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像华为、小米,OV等中国厂家,一款旗舰手机的热度基本上就是半年左右,像苹果这样的手机,一款手机的热度也就是一年,因此在供应链和生产效率上的时间损失,导致的最终损失会是非常惊人的。

  三星搬迁的案例

  全球大型电子品牌大多都是以中国作为主要生产基地,而有一个例外是三星。三星的全球最大手机生产基地,逐渐从中国迁到了越南。2008年三星开始在越南北宁省建厂,2009年第一座手机工厂建成投产。2013年三星下定决心从中国搬迁手机代工厂,开始在太原省兴建第二座手机工厂,2014年建成投产。到2015年,越南超过中国成为三星全球最大的手机制造基地。韩国历年对越南的投资金额,其实主要是来自三星,尤其是2013年开始投资额突然放大,显示三星已经下定决心以越南为全球主要手机生产基地。

  到2016年,三星电子在东南亚,日本和印度的员工数量已经达到了13.4万人,而中国员工只有3.7万人了。当然三星在中国的工厂除了继续生产手机例如惠州三星外,还有比较高端的半导体存储器工厂,如西安三星等。

  三星在印度布局,2018年投资7.17亿美元,把印度工厂由年产量6800万部提高到1.2亿部,印度成为三星手机全球第二大生产基地。印度三星大约70%的产量是供应印度市场。

  三星完成从中国到越南的大搬迁,2009年三星第一家工厂建成,到2015年两家工厂达到大规模生产,前后共计7年时间,仍没有全部搬迁完。

  而且,三星手机主要产能从中国迁越南后,表现并不好,不仅中国市场完全丧失份额(降到了1%以下),而且三星电子从2013年的手机占利润来源70%的手机公司,到2017年变成一家半导体占利润来源70%的半导体公司,手机业务对三星的重要性大大下降,反而半导体成了核心业务。2016年是三星手机营收额的历史顶峰,之后三星手机营收一路下坡,到2017年也没有能恢复到2013年的巅峰水平。

  因此,苹果这样的公司,即使被征收关税,是否从中国转移生产基地,会是很犹豫的。美国人公布的500亿美元和2000亿美元名单里都没有苹果手机在列,这也是美国人的难题。

  全面贸易战对中美双方都是伤害

  美国如果全方位平推贸易战,的确会对中国造成一定损失。假设在中美全面贸易战的情况下,中国损失了1个百分点的经济增速,就是损失8000多亿人民币,但也影响不了中国经济总体快速增长的大局。

  目前美国人对贸易战规模明显是控制的。他们已经公布了2000亿美元的关税税率降到了10%,美国人很清楚,中国体量太大,下手越重自己也伤的越重,而且也动摇不了双方的国本。

  中国的反制手段也很多。先仅说防守的手段。例如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从2018年5月以来,从6.3左右贬值到6.6678(7月12日汇率),已经是5%的幅度,这可以大大对冲美国威胁2000亿美元商品征收10%关税的影响。

  当然,人民币不应该短时间内大幅度贬值,要控制在一定范围内合理波动,否则对企业经营预期和风险管理会有很大影响,例如在上市公司财务报表中,汇兑损失已经是一个大项。

  美国如果将全面进攻转为精确打击怎么应对

  从中兴事件和贸易战两起事件来看,很明显,中兴事件对中国人的心理影响和震撼更大。中兴受到的损失也远远大于美方芯片供应商的损失。根据路透社报道,2017年,中兴从211家美国公司购买了约23亿美元的零部件,占其营收的大约15%。2017年中兴的营收是1088.2亿元人民币,其中税收至少100亿,员工薪酬大约170亿,研发支出130亿,这三项共计约400亿元人民币,这个损失比美国公司23亿美元营收的损失大很多。

  目前看,美国继续打击中兴的可能性在降低。但是,我国的华为、海康威视、中国电科等电子信息产业公司,如果被美国继续精确打击怎么办?

  即使美国从全面贸易战变更为全面技术战,搞全面平推也是不可能的。2017年中国进口了2601亿美元的集成电路,而同年全球集成电路销售额大约3401亿美元(世界半导体贸易统计协会2017年11月28日报告),也就是说,中国进口了全球集成电路的76.5%。因此美国人不可能全面对华禁售集成电路,否则苹果、戴尔、惠普等公司将会全面瘫痪,自己最大的优势产业也搞没了。但是,像对中兴一样搞定点清除是可能的,比如对华为下手这种情况下我国也是有反制手段的。

  在美方占技术优势的领域,利用市场优势定点打击美方优势企业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集成电路市场,面对这个最大客户,非垄断性的美国半导体企业会处于弱势地位。2017年全球十强的营收中,美光世界第四,高通世界第六。

  中国市场占了高通营收的65%。在2015年已经惩罚过高通一次,罚款10亿美元,美国随之在2016年罚款中兴8.9亿美元。高通在今年4月发布公告,已经和恩智浦签署协议,将收购截止日期从4月25日延期到7月25日,如果高通不能按期完成收购,将要赔偿20亿美元,这不是一笔小数目。当然高通还有机会进一步延长收购截止日期,但需要恩智浦同意。

  另外一个是美光公司。2017年存储器已经占到全球集成电路市场的30%,在这个广阔的市场里,美光是美国的独苗,也是全球营收第四的集成电路企业。中国目前在对美光进行反垄断调查。美光在存储器领域,技术上和规模上不如三星和海力士,后面还有日本东芝,在这样一个市场格局里,美光如果被中国市场打击,受到的影响将是致命的。

  全球消费电子品牌就是中美韩,韩国人用自己的存储器,美国人用东芝和美光,中国人则都用。如果美光被中国市场排除在外,那么美光只能获取一部分苹果的份额。由于存储器是研发和资本密集型产业,如果营收大幅下滑,那么将无力投入研发和新一代生产线建设,美光的生存就是一个问题。

  实际上,只要中国愿意,是可以反复折腾高通和美光这类半导体公司。除了前面的不批准高通收购恩智浦,还可以进行反垄断调查,比如说高通收的专利费太高,可要求其降到0.5%,65%的客户在中国的高通,其实没有太多办法。再比如宣布1-2年后将对使用高通处理器的手机征税5%,并且逐年升高,逼迫国产手机自研或者选用紫光展锐等的芯片。美光更不用讲了,该公司本来就在同行业处于弱势地位,要处理美光,反垄断调查就是一个利器。另外我国长江存储两年后将开始大量生产,刚好可以填补市场份额。由于存储器占全球集成电路产业30%,如果美光破产的话,美国将丧失在集成电路产业30%的市场,这对美国集成电路产业的打击是巨大的。

  除了美光和高通以外,中国还可以从欧系、日系、韩系、台系和国产同类集成电路厂家的领域,挑出几个领域来,单独对这几个领域的美系公司进行进口限制,优先采购非美系产品。由于中国市场在集成电路领域的体量,这些领域的美系公司将会丧失最高70%以上的销售额,相当一部分会破产,而其竞争对手则相当于受到扶持。

  半导体产业是资本密集型产业,必须不断保持高强度的研发投入和资本投入。如果一家公司损失了主要市场,那么就会逐渐落伍丧失竞争力。

  选择美国无技术垄断优势的战场错位打击

  美国人在集成电路领域是超强,但是中国可以利用自己的市场优势进行反击,但是这个反击力度还是不够。你打击了美光、高通或其他中小型美国芯片公司,但如果美国人把你的高科技旗帜华为、A股市值最高的电子公司海康威视之类搞掉,这个损失是不能承受之重。

  我们如何对美国的产业升级主力企业进行打击呢?

  现在全世界有两大产业:汽车和电子领域。美国人在电子半导体领域很强,但在汽车部分无法构成垄断,中国在汽车领域对美系汽车进行排挤也是一个选择。

  新沙港码头是华南最大的汽车进口口岸

  电动汽车是未来。作为美国电动汽车代表的特斯拉现在巨额亏损,不断传出各种负面消息。而中国市场是特斯拉全球增速最快的市场之一,也是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市场。特斯拉2016年总营收为70亿美元,其中美国市场营收42亿美元,中国市场营收10.6亿美元;2017年总营收为117.6亿美元,其中美国市场营收62.2亿美元,中国市场营收20.3亿美元。一年的时间,特斯拉在中国市场销售额翻倍。在之前,特斯拉2014、2015年在中国营收分别是4.8亿和3.2亿美元。

  由于7月6日中国进行的关税报复里面包含美国进口汽车,特斯拉没有中国工厂,因此特斯拉全线涨价,最低配车型涨价14万人民币,最高配涨价25万元。这无疑对特斯拉是个打击。

  我们可以引入特斯拉的劲敌宝马入华。

  在中高端电动车领域,宝马可以说是特斯拉最大的竞争对手。

  我国上汽荣威新能源车增速极快,单看5月的销量,已经逼近比亚迪新能源车的70%。看中国电动汽车产业能不能做强,一定要看上汽和吉利两个汽车行业主力部队的表现。遗憾的是这两家企业在电动汽车领域目前和特斯拉不在一个竞争层面上。

  根据2018年7月10日官方信息,长城和宝马以50:50的股比成立了一家全新的合资公司“光束汽车有限公司”,双方各持股50%,投资总额为51亿元。合资公司落户江苏,标准年产能计划为16万辆。这家公司前期生产电动汽车,第一款产品将于2021年推出,使用合资公司的全新品牌。

  产业升级和技术进步,不只是中国在搞,美国也在搞,如果美国人精确打击中国产业升级的核心企业,那么中国也可以反向对美国的核心企业进行打击。汽车产业又是规模巨大的核心产业,因此通过各种手段打击美国汽车产业升级的主力部队,也是一个选择。

  为什么说特斯拉是美国汽车产业升级的主力军?

  2017年全球汽车公司市值前五名:丰田,戴姆勒,大众,宝马,特斯拉。特斯拉是美国市值最高的汽车公司,虽然在财务上有各种负面消息,但是无可否认它在电动汽车技术和品牌上领先地位。打击特斯拉还有更多办法,比方说,宣布某款特斯拉的车型没有国产补贴。在中国市场销售的电动汽车,基本全部是中国的国产锂电池,其背后的原因是2016年7月,中国通过调整补贴名录的方式,限定使用国产电池才能拿到政府补贴,日韩动力电池企业在华业务受到毁灭性打击,当然他们还是可以坚持,因为我国对电动车的补贴到2020年就会取消了。

  再比如电池供应。特斯拉的电池绑定松下作为唯一供应商和技术合作伙伴,电池是电动汽车的核心部件,占成本30%-40%,这个部分不降价,整车降成本是不可能的。不管是松下电池,还是和松下合作的超级电池工厂,都不看好其降成本能力。

  就像美国电子领域的领军企业苹果最终选择中国公司供应电池一样,美国电动汽车领域的领军企业特斯拉,如果长期不和中国公司合作,那么就无法借助全球成本和品质控制力最为平衡的中国的力量。

  以上举例特斯拉只是一个例子,美国也是要搞产业升级的,搞产业升级也是需要资金的,美国搞产业升级也同样是几十个龙头科技企业。美国可以利用自己在半导体领域的垄断优势打击中兴,也可以打击其他中国企业,中国有没有打击这些企业的能力?当然有。比方说,那些中国市场占了营收比例超过50%的企业,典型的如高通;把那些美系企业在行业处于弱势地位,处于份额下滑状态的领域挑出来,典型的如美光;把企业处于长期亏损,财务处于紧张状态的企业挑出来,例如特斯拉;把某些关键设备和原材料依赖中国进口的行业挑出来,最为典型的是中国的稀土资源,中国几乎是全球17种主要稀土资源生产的垄断者。

  如何反击美国的定点清除

  第一,对方制裁我国优秀企业,自己也会受损失,例如中兴每年会购买23亿美元的美国芯片。当然单看这方面,中国的损失远比美国大。

  第二,中国对美国非垄断和弱势龙头科技企业进行反报复,例如反垄断调查、取消补贴、关税、扶持其主要竞争对手等等。

  第三,中国是全产业链国家,打击了中国的某个企业,必然有另外的中国企业受益。例如打击中兴,但中国的各个芯片厂家却是受益者,因此可以进一步扶持这些受益者。

  中兴等中国公司明年采购美系芯片的比例一定会下降,最近从英飞凌等芯片公司已经传出,中国各个主要电子公司都在寻求提高对非美系芯片的采购比例。

  总之,不管是贸易战的现状,还是对美国精确打击行为的推演,中国手里都是有很多牌可打,不仅是经济上的反击措施。

  中兴事件暴露了中国的弱点,那就是集成电路领域。虽然所有类型芯片都有布局,但是很多达不到有足够商业竞争力的地步,甚至还只是在研发中。但是美国企业也是有弱点的。美国政府可以对中兴进行不对称打击,中国政府同样可以对美系企业进行打击。不能把美国想象成一个没有弱点的超级强手,这个是不符合事实的。

  我们更应该关心的,还是我国的产业升级和技术进步情况。从历史上看,每当中国遭到打击和封锁,都会带来某个领域的大发展,1996年的台海美国人就这么搞过,现在中国军工就远不是20年前能比的了。我国集成电路产业会在此次打击下有多大程度的发展,我们会持续加以关注。(文/宁南山)

  [1] 马骏:500亿美元贸易战对中国经济影响有限, https://xueqiu.com/2697966256/110062671

  [2]https://ustr.gov/about-us/policy-offices/press-office/press-releases/2018/july/ustr-releases-product-exclusion
 

来源:经济导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