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国际海事信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微博

随时随地获取更多资讯和服务

让我们成为您身边的海事信息专家

  首页 >> 航运金融 >> 正文

东海航运保险股权生变 地方国资欲加码?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3-06    浏览量:4903   字体大小:  A+   A- 

  时隔两个月,首家航运保险公司东海航运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海航运保险”)大股东清退一事有了新进展,两大接盘方现身。3月3日,一则股权转让公告透露,人保财险欲悉数转让所持东海航运保险股份,接盘方为宁波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开发集团”)和宁波市金江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金江投资”)。东海航运保险成立不到五年光景,作为最大发起方,人保财险缘何清仓离场?两大接盘方又有何来历?作为国内首家航运保险公司,挥别财险老大后,东海航运保险将如何布局?

  两大接盘方现身 股东排位生变

  3月 3日,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发布公告,东海航运保险第一大股东人保财险欲将40%股份转让给宁波开发投资集团和宁波金江投资。不过,上述变更股东事项仍待监管部门批准。

  成立于2015年的东海航运保险注册资本金为10亿元。由人保财险、宁波舟山港集团、上海国际港务集团、宁波开发投资集团等4家大型企业共同发起组建,是国内首家航运保险法人机构。彼时,人保财险拥有东海航运保险40%股权,为第一大股东,其余3家企业各持股20%。

  而此次股权转让后,东海航运股东配位将生变。宁波开发投资集团和宁波金江投资将分别持有30%股份,并列第一大股东。而上海国际港务集团和宁波舟山港集团分别持有20%股份。人保财险不再持有该公司股份。

  事实上,早在两个月前,人保财险便挂牌出售东海航运保险股份。2019年12月11日至2020年1月8日,人保财险在宁波产权交易中心公开转让东海航运保险40%股份,标出底价近6亿元。

  彼时,人保财险对受让方的资格条件做出明确说明。受让方需为境内企业法人、境内有限合伙企业、境外金融机构;应具有良好的财务状况和支付能力、具有良好的商业信用。同时,单一受让方受让不超过30%东海航运保险股权。

  不到五年,人保财险对该公司的态度突变,对于缘何转清盘转让全部东海航运保险股份,北京商报记者采访该公司,截至发稿,该公司并未回复。

  成立四年有余 累计亏损超亿元

  作为首家航运保险法人机构,背靠宁波舟山港、上港集团的行业龙头地位和丰富的客户资源,东海航运保险自成立伊始便被寄予厚望。

  彼时东海航运保险对外宣称,要在全国沿海城市和各主要港口搭建高效便利的航运保险服务平台,并逐步实现国际化发展之路。而第一大股东人保财险,对于投资东海航运保险初衷,也曾公开表示,开展专业化经营的一种全新且积极的尝试。

  不过,事与愿违。截至目前,东海航运保险与成立之初的目标相差明显。当前,东海航运的业务主要覆盖范围仅为宁波、青岛、大连等地。而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人保财险与东海航运保险的业务关联主要在于再保险业务方面。关联交易数据显示,2016-2019年,人保财险与东海航运保险交易共40起,其中有29起是与再保险有关的业务,占总交易数的72.5%。

  而从业绩来看,作为颇受瞩目的“头鱼”,东海航运保险成立四年有余,保费接连增长,但净利却连年亏损。

  年报显示,2016-2019年东海航运保险的保险业务收入分别为0.75亿元、1.74亿元、1.89亿元、2.97亿元。而从净利润来看,该公司2016-2019年,分别亏损381万元、3383万元、3228万元和3480万元。成立不到五年,该公司已累计亏损超亿元。

  此外,作为专业航运保险公司来说,其经营的船舶保险、航运货运保险和航运责任保险承保均未实现盈利。2018年年报显示,上述险种承保利润分别亏损4970.9万元、1039.5万元、1477.6万元。

  对于业绩连年亏损原因,北京商报记者采访东海航运保险,截至发稿前,该公司并未回复。

  对此,中国自保网执行董事曹志宏向记者解释道,从大的市场环境看,航运保险包括海上船舶保险、货运保险、相关责任保险以及离岸能源保险等,航运保险的专业性强、市场集中度高、费率竞争激烈,对国际再保险依赖性强。航运保险是周期性较强的险种,自2014年以来,我国航运保险市场进入经营困难期,部分航运保险的直保公司和再保险公司连续多年亏损。

  “此外,从人保与宁波合作双方的背景看,双方都不具有经营航运保险的比较优势,合作基础不扎实。从国际范围看,船舶保险主要集中在大的航运公司手中,货运保险需要在海外建立完善的服务网络,而航运再保险需要较强的资金实力支持,以提升自身的竞争能力。”曹志宏补充道。

  地方国资加码 提升专业性成破局关键

  对于东海航运保险来说,作为接盘的新任第一大股东宁波开发投资集团和宁波市金江投资都并不陌生。

  此前,宁波开发投资集团就是东海航运保险的创始股东之一,该公司受宁波国资委直接监管。

  新入局的宁波金江投资的大股东是宁波市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金融控股”)。宁波金融控股则由宁波市财政局代表宁波市人民政府出资设立的市属国有独资有限责任公司。由此不难看出,此次股权易主,实际上就是宁波地方国资的大牌面入局。

  “东海航运保险此次股东调整对公司的发展有好的方面,也有不利的方面。好的方面在于股东来源更加集中在宁波地方,经营方向更容易达成一致;不利的方面在于缺少了人保专业性和再保险支持,业务获取难度更大。”曹志宏分析道。

  不过,从目前来看,虽依托宁波舟山港等股东先天资源优势,但股东对该公司的保费贡献并不高。

  据北京商报记者统计,2019年东海航运保险第一季度与宁波系资本产生的保险业务关联交易26起,共计805.3万元,占当季保险总收入的9.4%;第二季度共计20起,总额达110.8万元,占当季保险总收入的2%;第三季度共计77起,总额达1223万元,占当季保险总收入的16%;第四季度共计17起,总额达210.3万元,占当季保险总收入的2.7%。

  可喜的是,从最新的官方表态来看,宁波地方国资看好航运保险的发展。2020年1月13日,宁波市委特地到东海航运保险调研时圈定出东海航运保险未来的发展目标,即在股权结构调整完成后,积极开展扩大业务范围、增加注册资本等工作,围绕航运和金融保险进行产品创新和服务创新,争取做大做强。

  那么,宁波地方国资加码入局,会否给东海航运保险带来更多的保费贡献目前尚不得知。摆在东海航运保险面前亟待解决的是,如何扭亏为盈?对此,曹志宏表示,未来,我国“一带一路”的发展将为航运保险带来机遇,建议东海航运保险在货运保险和再保险方面加强投入,积极扩大海外服务网络布局,牵头组建国家航运再保险共保体,建立自身专业竞争优势。

来源:北京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