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国际海事信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微博

随时随地获取更多资讯和服务

让我们成为您身边的海事信息专家

  首页 >> 市场述评 >> 正文

世界银行-全球经济展望(中文概要下)

作者:   发布时间:2007-04-20    浏览量:2794   字体大小:  A+   A- 

非洲和各国国内的某些群体可能会被拉在后面

要避免被抛在后面,撒哈拉以南非洲就必须在国际社会的支持下付出艰苦的努力(图8)。如今,世界人口中最贫困阶层的一半生活在亚洲;在中级情景中,到2030年,亚洲占最底层人口的比重将会减少到1/10。相反,非洲目前居住着世界最贫困人群的1/3,到2030年其占最底层人口的比重可能会翻倍。当然,该地区也有取得更快发展的潜力,而且政策和投资环境的持续改善可以带来这种潜力。最重要的原因是曾阻碍撒哈拉以南非洲少数地区发展的内部冲突的停止。在高增长情景中,非洲的收入可能会高达中级情景预测值的两倍(见图6)。

虽然发展中国家正在缩小与富裕国家之间的收入差距,但高达2/3的发展中国家(即除中国之外,80%以上的发展中国家)的国内不平等将加剧,从而削弱经济增长带来的减贫效应,并激起可能会使经济增长骤然停止的社会紧张局势。人口状况也会起到一定作用,因为老龄化社会往往会变得更加不平等。但主要的驱动因素是熟练工人和非熟练工人之间收入增长潜力差距的不断扩大(图9)。这是因为,资本和技术方面的投资使得对于熟练工人的需求增长更快。本报告中的模拟表明,所有这些力量——技术、全球化、人口以及对于熟练劳动的需求——的联合效应可能会拉大2/3的国家(其中包括很多人口众多的发展中国家)的收入分配差距。

由于在某些国家,女孩被剥夺了上学的权利,这些国家的妇女最有可能以一无所长的状态进入劳动市场。这种歧视使他们注定会被全球一体化带来的机会所抛弃,而且意味着日益扩大的技术报酬差距可能会对她们造成不同程度的影响。

一些政策可以促使国家和世界变得更加平等。政府部门可以通过对教育进行额外投资,为穷人创造新的机会。在女孩子的教育方面进行投资将非常有助于减少工作中的性别歧视。随着中产阶级队伍的日益壮大,税基也会扩大,用于教育和其他有利于穷人的投资资金可由此而得。此外,增加对落后地区及最贫困国家发展援助,并提高这种援助有效性,也很重要。特别重要的是,要对基础设施建设、教育以及医疗卫生领域进行投资,以打破这些方面的瓶颈。最后,要通过完成目前仍悬而未决的世贸组织多哈回合谈判,降低市场壁垒,增加贫穷国家进入全球市场的途径(并因此提高其生活水平),最终提升贫穷国家的收入。扩大贸易的措施还应附之以援助,以克服目前压制贫穷发展中国家贸易发展的供给约束。

中国、印度和全球采购将会对劳动力市场,尤其是非熟练劳动力市场形成压力

快速的技术进步、迅速发展的商品贸易以及日益扩大的服务外包将共同对劳动力市场形成了新的压力,而这种压力在未来25年里只会加大。全球化为出口增长以及获得更多的较为低廉的进口商品,进而促进生产力增长和提高生活水平提供了机会。但是全球化也通过加深全球劳动力市场的融合,给很多国家内的某些群体带来了调整成本,对工资形成了下滑压力,降低了职业安全感,并使其需要进行再培训和重新定位。即便由于生产力随全球化的推进得到了提高,所有国家非熟练工人的工资实际上有所上升,非熟练工人工资的增长速度也低于熟练工人工资的增长速度,而且他们在保住工作岗位上也经历了更大的困难。本报告中的预测没有提供任何理由,使人相信这种状况在未来几十年里将会发生变化。

尤其具有挑战性的是中国、印度及其它发展中国家作为制造大国的发展,及其作为全球市场服务提供国,服务贸易能力的提高。虽然中国和印度的制成品出口不断增长的意义从性质上讲与亚洲虎10多年前的崛起类似,但是其庞大的规模引起了对出口竞争加剧的恐惧。高收入国家从所有发展中国家的进口已从20世纪70年的15%以下提高到了目前的近40%,但更为重要的是,2030年这一比重预计将超过65%(图10)。这已经将富裕国家的工人暴露在了来自低工资国家的竞争当中,而且这种压力在未来25年里只会加剧。

很多发展中国家担心,这些大国的出口可能会席卷其国内市场,将其挤出全球出口市场,妨碍其制造业多元化,并吸收掉大量外国直接投资(FDI)。高收入国家担心,如果大型新兴经济体能够容易地获取和掌握最新技术,其出口可能就会很快占领高技术市场。

全球服务外包也产生了类似的压力。以前不可贸易的服务活动向发展中国家企业的转移危害到了高收入国家和先进发展中国家白领在这些领域的就业。很多发展中国家的服务出口出现了跳跃式发展(图11),从而为高收入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提高生产力提供了机会,但也引起白领工人工作转换的加快。与低技术含量制造业的工作替代不同的是,此类报酬相对较高的技术岗位的全球外包有可能会破坏白领工人在特定企业所需专业技术知识方面的投资。

本报告中的分析表明,有三大因素可能会在中期、甚至长期内缓和这些影响。

第一,中国、印度和其他新兴市场的增长为其他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增加出口提供了大量的机会。当中国和印度扩大出口的时候,他们将需要增加中间投入品、能源、技术和投资品的进口。在20世纪90年代末以及本世纪前几年,受中国需求拉动,亚洲曾是非洲和拉丁美洲加速增长的出口的主要目的地(图12)。

第二,随着这些新兴经济体出口和国内生活水平的提高,工资和汇率也会上升,从而为低收入国家进入被大型新兴经济体生产商放弃的低技能业务领域开辟了空间。中国的工资上涨速度已经比其他发展中国家快,而且这一趋势有望继续下去(图13)。

第三,在中国和印度建立起支持市场经济发展的社会制度需要时间,从而为较小的且更为灵活的国家更快速的推进制度建设和富裕国家在强化生产力的创新方面继续领先提供了机会。服务业务从富裕国家向贫穷国家的转移会引起知识技能的转移,如果制度框架无力保护此类资产的所有权,进而打压外国直接投资,那么这种转移将放缓。

尽管我们得出了这种乐观的结论,但各国的政策应对将决定他们是能够利用这些机会并改善其生活水平,还是被拉在后面。在政策制定中考虑到全球一体化而不是抵制全球一体化,才能够为未来的增长和就业打下坚实的基础。对外开放贸易和FDI将变得从未有过地重要,如果最贫穷国家想要吸收海外技术和知识,并抓住中国和印度需求上升和生产转移所创造的机会的话。但是,在缺乏具有吸引力的投资环境和允许资源(劳动力、资本和知识)从低回报部门向高回报部门转移的稳健制度和政策下,仅仅是对外开放还不足以促进与世界的融合。发展知识密集型业务作为未来经济增长的拉动力,将要求在创新培育制度和政策框架建设方面进行投资,并对所有工人提供有效的教育和终身学习机会。

即便是在最有利的经济环境中,各种政策也必须设法减少快速变化的劳动力需求和自发性混乱所带来的调节成本。预测表明,熟练劳动力的回报仍将比非熟练劳动力的回报增长得要快,从而使目前工资差距扩大的趋势在很多国家(如果不是大多数国家)变得更为明显,并突出制定公共政策以支持低收入工人的必要性。总之,无论是工资的波动性还是工资差距的扩大都支持利用劳动力市场政策保护工人而不是保护工作岗位的做法。

环境威胁将需要更多的多边合作

经济增长和全球化的好处会受到环境影响的侵蚀。因为产量的增长放大了跨国污染,同时技术改进使得加大全球稀缺资源的开发成为可能,但国家层面的决定对其他国家的影响越来越大。因而,就要求国际机构在更多涉及全球公共产品的问题上发挥更大的作用,如果单单依靠某个政府或私人市场,就有可能带来不利结果。随着发展中国家在国际舞台上地位的提升,让他们完全参与到全球问题的多边解决中将十分必要。

在减轻气候变化、控制传染性疾病以及保护海洋渔业方面进行国际合作是必要的,也是有益的。

u     工业产出的日益增长意味着,按照目前的趋势和现有技术,到2030年温室气体的年排放量将会增长约50%,到2050年将增长2倍(图14)。这必将急剧增加大气中的温室气体浓度,并有可能危害到未来的生产力以及人类的福利。这个问题实际上就是如何最佳地提供增长所需的能源,同时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使之最终降到使大气浓度保持稳定的水平上。科学家们慎重指出,全球气候变暖甚至会在未来10年、20年引起自然的中断,而且严重到足以将增长率推至历史趋势以下,尽管这种概率仍然很小。虽然要在数十年之后人们才能开始感受到气候变化所带来的最严重的影响,但几乎可以肯定地是,目前全球领导人士的集体反应将对未来几代人的福利产生深远的影响。

u     技术进步和需求的增加使得人们加大了对公海鱼的捕捞,从而恶化了海洋环境并使某些宝贵的鱼类资源濒临灭绝。捕鱼量已经平稳下来(图15)。最近的科学计算预测,如果国际社会不共同努力将捕鱼量限制在可持续的水平上,那么,到2048年,鱼类资源将几近枯竭(见Worm and others 2006)。尽管为将海洋捕捞量限制在可持续水平上,人们已经进行了很长时间的努力,但由于制度缺陷、技术困难以及不恰当的激励(比如渔业补贴)阻碍了可持续管理,这些努力只取得了些许成功。

u     国际经济通过贸易和人口流动产生的相互影响越来越大,虽然总体上看是有利的,但也增大了传染病扩散的风险。艾滋病就是一个例证。非典是另一个例证。当前最主要的威胁来自禽流感。

这些有关全球化负面影响的例子给全球经济渐次扩张带来了风险。一些更具灾难性的气候变化情景如果成为现实,将通过其对农业、水资源和生态系统的影响,破坏所有国家、甚至是所有地区的发展前景。根据英国政府最近的综合分析,如果气候变化问题得不到解决,那么人类的福利将可能大幅减少(人均消费减少5-20%),而到2050年,将温室气体浓度的上升幅度控制在合理水平的成本大约会相当于年度GDP1%。这些估计得出的因无为而产生的成本远远高于先前的估计值。该报告的结论指出,国际框架的内容应该包括:鼓励提高能源效率的排放权交易安排、确保技术得到更快速地应用的合作方式、减少森林砍伐的行动方案,以及促使贫穷发展中国家适应永久性气候变化的援助安排。

同样,如果某种传染病得不到控制,也会使全球商业突然停止、某些人与外界隔绝,并给受影响的发展中国家带来巨大损失。不控制海洋捕鱼的后果虽然可能比气候变化或流行病的后果要小,但也会永久性地减少一种至关重要的全球性食物来源,并破坏不可替代的深海环境和生物多样性。

因此,需要进行有效的多边合作,以确保经济增长和减贫计划不会对未来的世世代代产生无法弥补的伤害。发展中国家对于这些风险的管理很重要。尽管这些国家对当前全球变暖的作用相对较小,但本报告中的预测暗示,很快他们的影响就会变大;此外,如果不采取任何行动,他们可能无法达到所期待的生活水平。同样,由于发展中国家的医疗设施和卫生保健供给有限,传染病可能会带来非常可怕的后果。在很多发展中国家,鱼是人们的一种重要食物,如果鱼价上涨,鱼的替代品的价格也因供给减少而暴涨,那么穷人就会遭受生计之苦。

政策制定者对这三种情形的共识程度有所不同,科学家对相关风险的看法也不同。国际人士普遍认为,有必要采取正确的策略,防止某些传染病的扩散。海洋鱼类逐渐枯竭的潜在可能性得到了高度的认识,尽管在资源数量约束、捕鱼限制措施以及如何分配渔业权上尚存分歧。国际上存在的一种普遍看法是,人类活动促进了气候变化,工业排放与大气中的温室气体浓度直接相关,尽管不同水平的温室气体浓度对气候变化的具体影响仍不清楚。虽然在各类情形上的意见分歧影响了国际合作方面的努力,但这并不是推进合作的主要障碍。

在保护全球公域方面,最大的政策挑战在于巩固国际协定和制度。世界卫生组织有效地处理了全球性传染病的威胁。用于维护海洋渔业可持续性的基础法律框架已经到位,但由于相关全球性机构的软弱无力,这些法律框架常常得不到充分的执行。建立起能够减少气候变化风险的全球性机构,还有更多工作需要做。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ited Nations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的框架内,旨在用更加全面的协定取代《京都协议》的讨论正在进行,并将于2012年结束。同时有用的是,开始运用其他手段比如全球排放许可证交易系统,以及采取更好的手段来监测高收入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排放情况,以便有效的政策一经通过,就能很快地得到执行。虽然取得政策上的一致共识很难,但目前却很紧迫。

2030年,世界将会怎样

所有这些发展趋势都给各国政策制定者增添了新的重担:应对全球化或全球化带来的风险。这就要求政府部门出台相关政策,确保通过在教育、基础设施方面进行有利于穷人的投资和转移支付,将穷人也纳入增长过程中。同样,还要求政府部门出台针对工人的支持和投资政策。

各国在经济上的相互依赖性日渐加深,也给国际社会采取集体行动形成了新的挑战。当然,我们可以采取如下积极的应对政策:首先,通过多边和双边制度提高发展援助的金额和有效性可以缓和全球化带来不均衡增长的倾向。其次,在世贸组织框架下的贸易自由化可以为穷国和穷人创造新的机会。最紧急的任务是重启多哈回合谈判,并达成协议,降低对世界穷国产品,尤其是农业和劳动密集型制造业的贸易壁垒。第三,深化机制,以应对全球公域所面临的威胁,确保全球化不会因为自身的成功而毁灭,方法是举办论坛,在论坛上解决有关如何提供各国最终都享有利益的全球公共品的分歧。在未来的一体化世界里,多边合作甚至比现在更为重要。国际社会应对一体化进程的方法将决定2030年的世界是否能够实现其潜力。

来源:国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