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国际海事信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微博

随时随地获取更多资讯和服务

让我们成为您身边的海事信息专家

  首页 >> 市场述评 >> 正文

世界银行-全球经济展望(中文概要上)

作者:   发布时间:2007-04-20    浏览量:3936   字体大小:  A+   A- 

全球化的快速推进以史无前例的规模改善了世界各地的生活水平——但并不是对所有人。某些国家和某些社会群体被抛在了后面。即便是在那些从全球化中受益匪浅的国家,劳动力市场也出现了紧张局势,某些时候甚者升级成了内乱。与此同时,经济增长虽然本质上是为了改善生活水平,但却正在破坏很多人称之为的“全球公域”(global commons),从而引发了对于长期增长态势能否持续的担忧。

这些压力可能在未来数年里加大。原因何在?因为随着市场一体化的推进,各国之间的竞争及其企业和工人之间的竞争会加剧。一度处于全球经济边缘的发展中国家,目前正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央,并日益成为高收入国家市场以及彼此市场上的有力竞争者。对源于中国及其他低工资国家的竞争的担忧目前已经成了富裕国家的头条新闻,在贫穷国家同样如此。白领工人因服务全球化而丧失工作机会(这些工作机会通常会转移到印度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话题,为“脱口秀”节目提供了素材,并成为了一些畅销书的主题。

全球贸易、金融、技术、观念以及民族的融合会持续到可预见的未来吗?如果是这样,那么对于发展中国家以及今天的高收入国家又意味着什么?全球一体化、人口流动、技术变化以及其他力量将如何影响富裕国家和贫穷国家的收入和劳动力市场?又将如何影响全球环境及人类面临的健康威胁?

世界银行《2007年全球经济展望》分析了下一轮全球化浪潮。报告阐释了2006年至2030年的一系列增长情景。采用这种情景分析法是为了评估全球一体化带来的机遇和挑战。本文的目的不是为了预测未来,而是为了更明确地说明当今世界面临的选择。各国政策制定者必须决定如何最好地应对全球化,因为其所在国的经济增长和长期竞争力面临着种种风险。而国际政策制定者必须设计各国之间的合作路线,以确保经济增长可以持续下去,而不会变得不稳定。

一、2007年和2008年的前景一片光明,但也存在着一些暗点

世界经济的中期前景仍然相当光明。虽然经济扩张步伐正在放缓,但2006年发展中经济体的经济增长率预计会达到7.0%,是高收入国家(3.1%)的两倍多,所有发展中地区的增长率都在5%左右(图1)。展望未来,石油出口国及欧洲(因为欧洲在为应对老龄化社会挑战做准备)有限的通胀压力以及高额储蓄预计将使长期利率保持低位。结果,虽然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在未来12年可能会稍有放缓,但仍然会非常强劲——2007年和2008年都在6%以上。主要商品供给的增长,加上需求方的替代和节约措施,将使价格存在下降空间,其中包括石油价格,但全球经济持续强劲的增长预计会使商品价格保持在历史高位。

即使经济增长逐渐降至一种可持续但强劲的水平仍然很有可能,这一乐观前景也面临着一些重大的风险。对于某些增速最快的发展中国家,为缓和其扩张步伐的努力可能不会获得成功,从而会导致短期增长更为强劲,但随后的下滑也会更为剧烈。高收入国家房地产市场的疲软速度快于预期,将会使经济出现比预期更突然的急刹车。石油市场的中断也会时有发生。美国经常账户赤字的扩大以及石油出口国及东亚国家的盈余也可能产生破坏性作用,如果资本市场的骤然波动(可能由集体性的无为政策引起)引起了两者之间的再平衡。即便如此,这些风险看上去也是可控的,经济增长的良好环境使得现在成为了集中讨论长期问题的有利时机。

二、未来25年的全球化——收入增加、贫困减少、增长面临三大威胁

人口变化趋势将成为未来事件的主要拉动力。世界人口现今大约为65亿,预计到2030年将增至80亿,平均每年增加6000万。发展中国家将占新增人口的97%以上。欧盟和日本的人口都有可能减少,其他富裕国家的人口增长大多归于移民。世界上最大的人口大国——中国的人口仍将继续增长,但增长速度比世界其他发展中国家慢。随着人口更加快速地增长,印度有可能会在这一时期的某个时候超过中国成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全球劳动力将从目前的30多亿增长到2030年的41亿,增速超过人口。与此同时,抚养比(dependency ratio)也可能会下降,从而给世界经济增长提供持续的推动力量。

如果本报告的中级情景(central scenario)成为现实,那么2006-30年全球经济增长将会比1980-2005年稍快。但全球经济增长会越来越多地受到发展中国家的驱动,这些国家的人均收入平均每年将增长3.1%,高于早期阶段的2.1%。按照这样的增长速度,2030年发展中国家的人均收入平均将从目前的4800美元增长到11000美元,大致相当于捷克共和国与斯洛伐克共和国现在的水平。富裕国家的平均收入也会大幅增加:现今婴儿潮一代的孩子的平均收入可能会接近其父母一代的两倍。

全球经济产出将会从2005年的35万亿美元增加到2030年的72万亿美元(以不变市场汇率及价格计算),年均增速大约在3%——其中高收入国家为2.5%,发展中国家为4.2%。尽管2030年发展中国家的收入仍然不到富裕国家的1/4,但会继续向他们靠拢(图2)。这意味着,像中国、墨西哥和土耳其一样多元化的国家的平均生活水平将与现在的西班牙相当。

对于世界上的穷人来说,这是好消息。经济持续增长对于世界减贫的影响简直可以说是令人震惊的。尽管人口在增长,但生活在极度贫困线下(低于1美元/天的贫困线)的人口数量可能会从目前的11亿减少到5.5亿。同样生活在不到2美元/天贫困线下的人口数量将比现在减少8亿,从而降到19亿以下。最终结果是什么?那就是贫困将会减少,尽管人口会继续增长。

一度处于全球经济边缘的发展中国家将成为主要的拉动力量。总的来看,发展中国家占全球产出的比重将从全球经济的大约1/5上升到近1/3的水平(图3)。其占全球购买力的比重将超过一半。目前,有6个发展中国家的人口超过了1亿,年度GDP1亿美元以上。到2030年,在合理的经济增长假设下,至少有10个发展中国家将达到“双亿”门槛。[1]

全球一体化可能进入新的阶段。实际上,每个不断增长的经济体的贸易比重(用贸易占GDP比率来衡量)都将延续过去20年的趋势,继续上升。未来25年里,贸易比率的上升将受到服务贸易的推动。全球商品和服务贸易的增速快于产出,可能会增加2倍以上,并于2030年达到27万亿美元(图4和图5)。

 

这一增长的近一半将出自发展中国家。这意味着,那些能够利用新的机会的发展中国家占全球商品和服务产出的比重将会不断上升。例如,农业目前占大多数富裕国家经济增加值的大约2%,这一比重将会缩减到极低的水平。很多资源丰富的地区和国家,包括拉丁美洲和澳大利亚,将成为世界上90%的糖、50%的谷物以及40%的乳制品的出产地。各国是会超出预测还是会低于预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们在这一时期采取的政策。

一些因素可能会改变这一相对乐观的结果。本报告中的中级长期情景很稳健,足以抵御周期性的衰退、地区性冲突、甚至过去30年里世界所经历的各种危机。这些威胁可能会影响特定地区或国家的经济,而不是整个世界经济,而且如果从历史的角度来看,这种影响持续的时间可能会较短。19802005年间,世界经济稳步增长,尽管也出现了几次重大的混乱——包括拉丁美洲债务危机、苏联解体、东亚金融危机、两次全球低迷以及20019·11事件。这些事件对全球经济增长的影响是短期的,对全球化稳步推进的影响也很微小,即便地区性的动荡将继续出现。这表明,这里讨论的基础长期趋势对最严重的、持续性的冲击以外的因素都具有相当的抵抗力。

与此同时,世界经济好于中级情景预测状况的可能性也存在——原因可能是预料之外的技术进步、更多的业务流程创新使全球化加速、适宜的政策在各国得以广泛采用。实际上,一体化的加深增进了人们对各种政策的了解,也缩短了不利政策的存续时间,因为投资资本和人力资源可以更加容易地撤离表现不佳的国家。当金融、商品和技术市场继续融合的时候,这一规则的影响会更大。本报告中的高级情景(upside scenario)建立在如下假设之上,即在更长的时期里,各国的表现更加接近其全部潜力(图6)。假定过去5年里稳健的增长率将继续保持,那么在这里描绘的高增长情景中,到2030年人们的收入将比中级情景预测值高出大约45%,而绝对贫困人口(每天消费1美元)占世界总人口的比重将从目前的大约20%降到不足4%

情景分析中涌现了两个问题。首先,政策的作用。正确的国内及国际政策存续相当一段时间,将有助于增加整个世界,尤其是某些国家的收入。其次,无论潜在增长率高还是低,任何可能情景的支撑力量都会带来一些压力,从而需要人们注意现在的政策。本报告具体分析了三种主要的可能威胁到全球经济增长的压力:贫富差距的扩大、劳动力市场紧张以及新的环境压力。

不同国家之间以及各国国内收入差距可能会扩大

各地区和国家可能并不能均衡地享受到全球化的好处。非洲,由于存在诸多脆弱的国家,是最有可能进一步落后的地区。但是,该地区也是从一体化中获益最多的地区,因为其能够利用技术和工资差距优势来促使经济以更高的速度持续增长。

同样,全球经济的强大力量可能会加大很多国家的内部不平等。尽管大部分发展中国家可能会进入所谓的“全球中产阶级”(global middle class),但某些社会群体可能被抛在后面,甚至在发展过程中被边缘化。尤其是,非熟练工人可能会被进一步抛在后面。由于对技术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技术进步往往会加大熟练和非熟练工人之间的工资收入差距。教育培训以及影响社会抚养比(青年工人与退休工人的比率)的人口状况也是很重要的因素。

研究发现,贸易本身一般不会作为拉大工资差距的直接渠道对各国产生系统性影响。不过,如果与技术变化、外国投资合在一起,那么这些与全球化相关的力量就有可能在增加平均收入的同时,加剧很多国家的不平等。

全球中产阶级将会涌现

2030年,发展中国家将有12亿人(占世界人口的15%)进入全球中产阶级,相比2005年的4亿人大幅增加。这一阶层中的4口之家的收入将在16000美元和68000美元之间(以购买力平价计算)(图7)。这一巨大的群体将会积极参与全球市场,需要世界级产品,并追求更高水平的国际教育。也即是说,他们将具有购买汽车(可能是二手车)、耐用消费品以及到国外旅游的能力。

虽然在各自的所在国只是少数,但是全球中产阶级的新成员将会对国内政治结构产生新的且完全不同的需求。他们的生活和消费标准可能会与全球市场连在一起,因此,在政治立场上,他们即便不支持本国加大开放力度,也会更加支持进入国际市场。他们还愈发可能要求政治上、公司治理上的透明性、合约的确定性以及财产权——所有这些都是投资环境不断改善的标志。

大多数进入中产阶级的人都会这么做,因为他们能够从农业部门转移到制造业和服务业,或者比自己的同胞更快地掌握有价值的技能。在既定的增长率下,通过为所有公民创造挖掘其生产潜能的机会和激励,允许跨部门流动,且提供更多的受教育途径,可以加速经济增长。



[1] 目前的6个国家是摆、中国、印度、印尼、俄罗斯联邦和墨西哥。到2030年,孟加拉国、尼日利亚、巴基斯坦、菲律宾以及越南将达到两个门槛。目前孟加拉国、尼日利亚和巴基斯坦的人口已经超过1亿。

 

来源:国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