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国际海事信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微博

随时随地获取更多资讯和服务

让我们成为您身边的海事信息专家

  首页 >> >> 正文

底盘车——美国集装箱运输业的一大难题

作者:   发布时间:2007-07-10    浏览量:6055   字体大小:  A+   A- 

集装箱运输之父—马尔科姆·麦克林( MALCOM McLean )先生对集装箱运输业乃至世界经济发展的贡献举世公认;然而当业界人士一谈到底盘车(Container Chassis ),大家又都纷纷叹息他的这一大败笔。在欧洲和亚洲,甚至北美的加拿大,船公司都无须为货主提供底盘车,唯独在美国,为客户提供底盘车的责任落在船公司头上。1956年,为了推动集装箱运输,麦克先生的船公司开始为集装箱运输提供一切配套设备,包括集装箱在码头的装卸器械和陆路的运输设备,这是最初船公司在美国地区提供底盘车的背景和历史原因,此举为今天我们在美国所面对的底盘车难题埋下了种子。

从技术角度看,底盘车并不复杂,它是一部件,其用途也仅仅是挂载到集卡车头后用以运载集装箱。美国目前拥有总计超过75万台底盘车,由于各方利益交错,如何管理和经营底盘车成为现今一大难题。

随着集装箱业务的迅猛发展,底盘车的安全问题不断暴露和恶化。卡车司机数年来一直抱怨船公司(或者底盘车的提供方)在底盘车的维修和保养上投入不足和管理不善,他们对现在的“统一的集装箱运输设备交接协议”要求司机来负责检查底盘车是否符合安全行驶状态(Roadability)的规定提出强烈异议。

寻找一台好的底盘车要花费很长时间,很多司机为了赶时间往往不得不接受状况不理想的底盘车,而且简单绕底盘车转一圈未必能检查出底盘车刹车和轴承等部件的潜在缺陷,因为对这养不善还常常造成事故,导致卡车司机因为安全原因受到处罚,并导致卡车公司的保险费用不断上升。在卡车司机看来:整个体制给他们提供的底盘车就是一堆“破烂”,卡车司机无非是底盘车的最终使用人,但他们却要为此买单和受人刀姐,实在是无辜和气愤,他们简直成了“第三世界的工人”。同时他们还指称每年按联邦机动车安全管理局要求必须接受的底盘车年检也不彻底,无法去除那些有缺陷的设备。有人估计,相对干卡车司机自己拥有和保养的车辆,不能正常营运的底盘车比例至少要高出10%。卡车车头一般用新的轮胎,而底盘车往往使用翻新轮胎;卡车车头的刹车装有自动松弛调节器,底盘车却不使用……种种事实表明,船公司对底盘车缺乏有效的管理和严格的自我规范。

美国的工会组织和机构在该问题上的观点和行动更具影响力。美国最大的劳工工会之一TEAMSTERS已经加入美国卡车行业协会和国际码头及仓储工人工会的行动,他们正努力推动国家立法,并要求加强车辆检验和必须由车主负责底盘车的安全。早在1997年,美国卡车行业协会就开始要求联邦公路管理局制定和出台有关法规,这促使作为负责车辆安全的职能机构—联邦机动车安全管理局开始关注和研究这一问题。同时,当此种努力在联邦层面尚处于停滞状态的情况下,美国卡车行业协会等组织在各州范围内积极推动相类似的立法来维护他们的权益,先后在南卡罗来纳州、路易斯安娜州、伊利诺斯州等地区获得不同程度的成功,特别是2002年加利福尼亚州有关立法的成功通过被他们视为一大胜利。

船公司的观点则截然不同。在他们看来,底盘车都是卡车司机在用,卡车司机常常把损坏的底盘车还回来,而这些底盘车又常常在损坏无法被发现的情况下流转给下一位卡车司机。这样,底盘车损坏责任也就被推来推去。过去底盘车不过是船公司在市场上的一个营销工具,而今天完全成了他们代价昂贵的包袱和隐痛。船公司认为:卡车司机往往夸大他们的说法,同时还隐瞒自己对底盘车造成的损坏;大多数交通事故都是由于司机的错误引起的,只有非常小的比例是因为设备方面的原因,没有明显的证据表明目前的底盘车安全体制存在严重问题,多个安全团体也并不支持前述组织提出的立法要求。船公司和铁路公司拒绝在底盘车方面再承担更多的费用和责任,港口和码头营运人也持有相同的态度。

 各种代表卡车行业的组织在各州和国会层面一系列推动底盘车安全立法的行动已经把船公司逼到毫无退路的境地。与此相对应,船公司等方面也努力游说,希望通过行业自身努力来解决安全和责任问题,并以此来取代立法。船公司认为:底盘车管理和营运涉及到方方面面,属于一个系统工程,世界上不存在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办法,毕竟由该行业人员提出的解决办法比立法院里面由议员们产生的法案更具操作性和针对性。由几乎所有船公司组成的海运承运人设备管理协会研究和探索通过底盘车互用合作(Chassis Pool)的模式来开创一条新的道路,该模式除了可以消除重叠和减少费用,关键还能在全国范围内统一和规范底盘车的维修标准,帮助化解因底盘车安全隐患造成的矛盾。

他们提出:现在某些组织推动的立法会增加数十亿美元的成本,所有这些成本都要最终转移到每一个美国民众的头上,而且他们对新法案是否可以换来一个比目前情况更好的体系持怀疑态度。

保险行业也是此问题的一个重要利益方,他们同样密切关注着集装箱运输标准的“设备交接合同”中有关底盘车法律责任条款的变动,因为任何法律责任条款的重大变动都有可能冲击现有的体系并带来代价昂贵的不确定性因素和法律诉讼。有的律师提出:底盘车责任的分担和豁免等内容的改变引发的问题会非常棘手,尤其要在不能打乱目前供应链体制和整体经济性的前提下。他们一再提醒:在对运输体系作重大变革的时候,必须要清楚其可能带来的后果,然后采取谨慎的方式。

20061120,联邦机动车安全管理局发出公告,计划成立机动车辆安全咨询委员会,委员会最多有20名成员,主要工作是准备对底盘车等运输设备的维护和保养出台新规定,要求车辆提供人向运输部登记其建立的设备检查、维护和修理的管理体系,以及提供给卡车司机一个反映车辆安全隐患的途径和手段。

2007321以前,联邦机动车安全管理局开放接受公众对草案的意见。这项决定意味着由船公司通过行业自身来提出解决方案的努力没有成功,但我们无法预测这是否为双方的长期拉锯式的争论画上一个句号。麦克林先生当年一手给各方提出的这个难题可能还需要数十年的时间才会得到最终的解决。

来源:集装箱化0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