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国际海事信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微博

随时随地获取更多资讯和服务

让我们成为您身边的海事信息专家

  首页 >> 船员管理 >> 正文

航海教育遭遇海事变局

作者:航海教育   发布时间:2007-07-09    浏览量:3121   字体大小:  A+   A- 

海洋的巨大利益,引发了全球性的对海洋的再度开发和利用,从而使传统的海事深陷于频变之中。这种变革是全方位的,从航海科技到安全管理,从国家和地区组织行业组织到国际组织都在推助这种裂变,处在海事变局中的航海教育当如何适应?日前,记者采访了我国著名的高级海事人才的培育摇篮--大连海事大学,求解这方面的答案。 
   
海事变局主体化多元化 
   
进入21世纪以来,全球海事界风云变幻,令人眼花缭乱。船舶技术、安全管理、组织机构所突显出的格局无一不在预示着海事界的变局。 
   
船舶技术升级节奏明显加快。船舶向大型化、高速化、专业化飞速发展。短短十多年时间,集装箱由当初的3000TEU发展到现在的1.4万TEU,国内油轮船队从5万吨级迅速升级为30万吨级VLCC,甚至50万吨级ULCC。 
   
LNG、LPN、半潜式、滚装船等一批专业化、高科技船型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航运市场中,并正在逐渐替代传统船型。
    
船舶技术的升级与变革为海事界带来深远影响的同时,公约规范的修订也在快马加鞭。 
    
IMO颁布的最为著名的《1974年国际海上人命安全公约(SOLAS)》, 《73/78防污公约(MAPROL73/78)和《经1995年修正的1978海员培训、发证和值班标准国际公约(STCW78/95)》三大公约中,与航海教育与培训最为密切的是STCW78/95公约,这相当于航海教育中的总纲和宪法,主要用于规范船员培训、发证与值班行为,它的实施对促进各缔约国海员素质的提高,在全球范围内保障海上人命、财产的安全和保护海洋环境,有效地控制人为因素对海难事故的影响,起到积极的作用。 
   
IMO着手对STCW公约进行全面修改。目前《经1995年修正的1978年海员培训、发证和值班标准国际公约》除正文基本条款外,其它内容都作了全面的修改,要求各缔约国政府及其主管机关所属航海院校在航海教育、船员课程、船员等各方面严格履行公约的要求。进入21世纪以来,该公约仍在不断进行维护式的修订,以保证公约适应社会和科技发展的新要求。
    
近年来,SOLAS公约更是多次被频繁的修改,涉及船舶结构、救生设备、危险货物管理、安全管理及海上保安等多个方面。


在IMO对其公约进行不断修订的同时,国际劳工组织(ILO)、国际航运公会(ICS)、国际航运联合会(ISF)等政府间或非政府间的海事类国际组织越来越重视海上安全事故和海上污染事故中人为因素的作用,关注海员的综合素质。国际劳工组织(ILO)整合并修订了自上世纪二十年代以来的现有60多个公约及建议书,形成了一本综合海事劳工公约,该公约已经于2006年2月23日在日内瓦第94届大会暨上高票通过。该公约在关注海员职业安全、福利与安置的同时,也特别关注海员的素质要求,对各国不断加强和完善航海教育和培训立法起到促进作用。 
   
在这种新形势下,我国传统的航海教育面临海事界日新月异的技术变革、安全管理严格、组织机构庞大等引发的巨大变局。全新的课题该如何破解?大连海事大学航海学院院长刘正江指出,知识是影响船员安全行为的最基本因素。不同类型的船舶对船员有不同的知识要求。为保证船舶安全运营,理论基础知识是必不可少的,而且船舶越复杂,现代化程度越高,对操船人员的知识要求也越高。同时,技能也是影响船员安全行为的重要因素,技能与知识密切相关,技能是对所学知识的灵活运用,航海本身就是一种知识与技能密切相结合的职业,能否保证船、货、人员的安全,熟练的技能是必不可少的重要条件。因此,作为一名高素质的合格船员,既要有深厚、宽泛的专业知识,也要有较强的实际操作技能,而且知识和技能还应当不断提高,与时俱进。 
   
以上这些发展变化要求航海类人才必须掌握现代化的科技成果。国际公约修订后,教学方案就要发生变化,对教材内容要及时更新,从教学大纲和教学内容到师资培训和学生管理等全方位与国际海事公约相关规则接轨。 
   
4:1跟进难度大 
   
教材是传承知识的载体,是教学的指南和依据,教师的教、学生的学,都要依靠教材来实现。在航海教育中,系统、完整、更新及时的教材对于培养适应行业发展需求的高素质人才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然而,和大部分学科的高等教育一样,航海教育也面临着教材更新速度跟不上知识更新速度的难题。专家指出,大学教材正常的更新周期是4年,而行业科学技术的更新速度是1~2年,知识的时效性在快速缩短。大连海事大学出版社社长武元凯介绍说,教材必须是成熟转化后的科研技术成果,必须是成熟的理论知识与技术管理文件以及法律法规等。其中,必须严格按照国际公约要求的部分,按照国际公约来规范教材中的标准,没有强制按照国际公约规范的,则以技术规范的形式形成教学资料。出版一套教材过程是相当复杂的,要经过编写、审核、校对、出版、发行等多个环节,即使出版周期非常短,也难以跟上知识更新的速度,毕竟海事界的发展速度太快了。
    
目前,交通部国合司会同大连海事大学等单位先后编辑出版了《国际海事条约汇编》共11卷,内容涉及国际海事组织通过的海事管理、货物运输、船舶避碰、船舶安全、船舶防污染等方面公约要求的相关法律法规。2006年4月,有关院校又根据海事局的内河船员培训要求,制定了“十一五”期新的教学大纲,编写出版了我国第一套《内河船员及海船适用教材》。
    
但这种更新速度仍然难以跟上日新月异的技术变革,特别是公约规范修订的速度。比如公约修订后,由于教材编写有一定的阶段性,最新内容就难以反映在教材里。对此,武元凯社长自豪地说,学校会通过补充出版物或以辅导教材的形式来及时进行补充,及时跟进。其中,《海事劳工公约》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国际劳工组织(ILO)颁布实施的涉及对海员的生活和工作条件的改善、健康保护、医疗保险等自身的维护以及与航运公司的权力义务关系等其他形式的权益保护提供法律保障的综合性的国际公约,虽然该公约在我国尚未要求批准执行。但是每个船员必须了解相关的知识。针对这种情况,学校立即着手组织编写教材,并以中英文对照及问答等多种形式出版成补充教材,增强学生对公约的理解与认识。 
   
据了解,为落实交通部出台的《非航海工科毕业生海员培训管理规定》,大连海事大学牵头启动了我国非航海类工科培训教材的编写任务。另外,为适应大型柴油机在我国船舶上的应用逐渐增加的发展趋势,还启动了船用电喷柴油机方面教材编写工作,预计将于今年年底完成。 
   
加强“学习型”师资建设
   
航海类专职教师既不同于普通教师,也不同于高层次的特殊人才。教师队伍不仅需要具有一定的理论基础,还需要较强的实践操作能力。 
   
据了解,目前,大连海事大学学院拥有航海类专职教师180人,其中持有船长、轮机长证书的教师达80人。大连海事大学轮机工程学院院长潘新祥是我国第一位同时具有博士学位、远洋轮机长职称的教授。 
   
潘院长介绍,培养出具有国际竞争能力、能为世界各国船东所接受的航运人才,是我国航海教育面前面临的一项紧迫任务。为此,必须通过国际间学术交流与合作,及时了解国际上的动态,丰富教学信息,加强教学方案研究和现代化教学手段的建设。积极参与国际海事组织(IMO)、国家海事局组织的相关会议,参与国际相关课题、国际海事公约的研究是不可或缺的。希望政府及有关部门应多给予航海类高校教职人员参与国际会议及重点课题研究的机会。 
    
轮机工程专业作为船舶“心脏”的位置,是集船舶热、机、电、自动化于一体的综合学科。诸如研究和制造船舶机电设备,为各种船舶设备配置适宜的机型和系统,以保证设备在船舶航行中工作性能正常和运行安全。 
    
根据STCW78/95公约的要求,海事局取消了船舶岗位编制中电机员这一职务。原来由 电机员承担的工作全部交由轮机员来担任,并且要求轮机员具备船舶机电设备的使用、管理、日常维护能力,又要具有分析处理机电常规故障的能力。这无疑加大了轮机员的职责。为真正做到“机电合一”。轮机工程学院专门研究制定出将轮机管理与船舶电气管理有机结合起来,并通过学校投资建设与之配套的模拟实验室,以期达到STCW78/95公约的要求。 
    
最后,航海学院刘院长说,要想培养出高素质的人才,首先必须保证航海类专业教师在理论和实践上同时都具有良好的素质。所谓终生教育,就是要保证专业教师终生都要学习,与时俱进,不断提高自己的专业理论修养和实践能力。大连海事大学的师资队伍建设正在朝这个方向努力。一方面,实施高层次人才引进、青年教师在职培养、青年教师攻读博士学位资助等一系列教师培训计划,以大幅度提高航海类教师的理论知识。另一方面,坚持航海驾驶与轮机工程专业的专业教师每五年必须派遣到一些高科技型船舶上船工作一年的培养机制,并与国际知名的航运公司签订协议,将航运公司驾驶技术熟练的现任船长引进到学校担任主讲教师,同时聘请行业内知名专家、领军人物以演讲或学术报告的方式将工作经验、研究成果转化为教学内容。实践证明,这种做法,对提高教师的教学、科研水平、建设一支高水平的师资队伍发挥了积极有效的作用,为培养具有国际竞争能力的航运人才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来源:中国船检杂志